免费追书 > 都市小说 > 锦鲤娇妻摄政王宠妻手册最全 >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 我爹把娘关起来了

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 我爹把娘关起来了

  本来早就想和离了。

  只是借机说了出口。

  “看来夫人当真是神智不清了,来人!把夫人关在房间里面去,待她清醒之后再说!”说着,柳老爷朝着外面喊了声。

  下人急急忙忙过来。

  柳夫人见状怒斥一声:“你们敢!”

  “有何不敢?带夫人进屋去好好伺候着,没有我的允许,不准她出院子半步,若是夫人出现任何差池,小心你们的脑袋!”柳老爷抬高了嗓音,厉声道。

  “是。”

  下人们答应,柳夫人却十分不满:“你们敢!整个柳家都是靠着我张家来的,你们居然如此对我放肆!”

  充满威慑的声音,让下人们畏惧。

  反而是柳老爷伸手猛地拽过柳夫人的手腕,把她整个人强行拽进屋内,全然不顾柳夫人的呐喊,把她扔进屋内后看向一旁的下人:“看紧了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下人们点头,柳老爷才离开。

  柳老爷目光瞥见站在院子门口发懵的二人,方才的状况,让他们一脸茫然,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直到柳老爷走到他们跟前,其中一人才战战兢兢的问:“爹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你娘最近受了点刺激,没事。”柳老爷从善如流的回答。

  “那她方才的话——”

  什么不是她亲生的话,是真的吗?

  柳老爷也清楚他们听到了,立即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着:“怎么会?你们当然是我的儿子,你娘那是神智不清了,改日我会帮她找大夫的。”

  “……哦好。”

  随后,柳老爷离开了。

  柳舒看向一旁的柳瓒,眼底满是疑惑,“你说,爹刚才说的是真的吗?”

  “大哥,你是怀疑我们真的不是亲生儿子吗?”柳瓒其实听着那些事情,心里还是发虚的,即便柳老爷说柳夫人是神智不清。

  但向来柳夫人都很温和,这次怎么会这样?

  “这件事说不清楚,大概只有爹娘知晓。”柳舒皱眉,看着不远处被死死关着的一扇门,内心也有些疑惑。

  柳瓒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开口:“要不,我们去问问?”

  “娘?”柳舒疑惑。

  “嗯。”

  其实想要进去,不是很难,但想到方才柳老爷的样子,他们犹豫了。

  “你说,若是娘真的神智不清,我们可否要相信她说的话?”柳瓒看向柳舒,内心十分的复杂,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做。

  柳舒叹口气,无奈的开口:“要不我们还是先走吧,最近柳家的生意不太好。”

  “大哥,我听说是舅舅动的手脚,你说是不是真的出事了?我们要不要问问?”柳瓒眉头紧锁,这件事感觉十分复杂。

  “去张家?”

  若是说柳夫人说的话是神智不清,那张家呢?

  他们肯定知道事情的真相。

  但这么多年,两家人鲜少往来,两兄弟站在门口稍稍犹豫了一番,最后才进去,但一进去,就是张氏那双看他们不爽的眼神。

  “外婆。”二人打了招呼。

  张氏抬着下巴,像是从鼻孔发出的一声:“嗯。”

  对于这两个孩子,张氏是不喜欢的,但碍于那层关系在,她板着脸开口:“你们以往可是向来不来张家的,今日怎么来了?”

  “外婆,我们今日过来,是有事想要问你。”说话的时候,柳舒还有些发虚。

  这个毕竟是张氏。

  在整个东秦,也是拿得出手的商户,跟宫内人有牵连,也算是出人头地了,柳舒跟柳瓒虽说会做生意,但在张家人跟前,也不过是个小喽喽。

  “说。”

  “就是,我们二人,是不是我娘的亲生……”说到后头,柳舒似乎觉得有些不太对劲,改了话朝着张氏说着,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今日听了一些事情罢了。”

  随后,是一阵的沉默。

  漫长的沉默,让两人不知如何应对,他们只是小心翼翼看着张氏的神色,不敢吭声。

  “诶!”张氏长叹口气,目光终于舍得落在他们身上,嗓音都变得十分沙哑,“这些年,你娘把你们视如己出,也算是对你们仁至义尽了。”

  这意思是……真的?

  那爹还骗他们?

  “外婆,您的意思是,我们真的不是娘亲生的?”柳瓒好半天才缓过劲,因为不敢相信,问的话嗓音都变得十分小。

  张氏点头,颇为认真的说着:“二十年前,他抱着一个孩子回来,说是在路上捡到的,后来没过几年,又捡到一个,你们娘心疼你们,就收下你们,让你们成为他们的孩子……”

  这便是事情经过。

  虽说柳夫人已经嫁过去,但作为娘家人,张氏还是非常心疼自己的女儿,对于收养那两个孩子,张氏是不同意的,二人还闹了一点矛盾。

  “那爹为何要把娘关起来?”柳瓒“噌”得一下坐起来,语气中满是震惊。

  若是这件事是真的,他为何要这样做?

  一旁,张氏的儿子过来,一把抓住柳瓒的领口,怒斥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我亲眼看到,我爹把娘关起来了。”柳瓒战战兢兢的回答。

  闻言,男人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:“他居然敢这样对姐姐,简直是活腻了!”

  “外婆,我爹跟我娘肯定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们只是来问问,若是无事的话,我们先走了。”

  说着柳舒起身,朝着二人一鞠躬,离开了。

  二人走得很快。

  张氏的儿子张鸿却气得脸色铁青,他看向张氏:“娘,他那样对姐,难道我们就这样什么都不管吗?”

  “看到那两个孩子了吗?”张氏没有回答,而是问了句。

  “那二人,也不知清楚这件事会如何想,毕竟知晓他们不是柳家的人。”张鸿看向院子口,似乎看到二人急匆匆远去的身影。

  “让他们去处理,你那边对柳家施压就成,这是柳家家事,我们掺合多了不好,但你姐姐那边也让人盯着,有什么异样可以动手。”张氏叹口气,语气中是满满的无奈感。

  她是担心自己女儿。

  但有些事情,不是张氏插手就行的,还是要他们自己处理掉。

  目前柳老爷应该不敢对柳夫人做什么。 有的人死了,但没有完全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