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5章 传授恋爱经验

  翌日一早。本.站随时,.关,.閉,,請,.下.载,番,茄.小,.說.a.p,p.,.我们,.提供,免,.费,閱,读。.内.容,.实.時,更.新,無.廣,告.。.下.載,地.址,:.https://www.mianfeizhuishu.com/jrjhm
  
  叶揽希猛然从睡梦中惊醒,整个身子也跟着抖动了下。
  
  赫司尧从身后抱着她,在察觉到后,睁开了双眼,“怎么了?”他低声询问。
  
  叶揽希睁开双眼,目光空洞地望着某处,随即下一秒她伸出手就去拿手机。
  
  赫司尧望着她,眉头拢了起来,“怎么了?”
  
  只见叶揽希翻出手机,随即找到了大宝的电话拨了出去。
  
  然而手机放在耳边几声后,眉头拧了起来,她挂断,再次找到二宝的电话拨出去。
  
  但是同样对面传来都是机械的声音。
  
  “怎么都不接电话?”叶揽希呢喃道。
  
  看着她一脸紧张又惶恐的样子,赫司尧凑了上去,看着她低声询问,“希希,到底怎么了?”
  
  叶揽希回头看了他一眼,随后紧张地说道,“司尧,你不觉得很奇怪吗?”
  
  “什么奇怪?”
  
  “你说昨天我们领证了,动静那么大,小四一定会跟大宝和二宝说的,可到现在他们俩都还没有打电话,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叶揽希问,在问的同时还不断地给大宝和二宝打着电话。
  
  忖度几秒,漆黑眸打量在她的身上,随即下一秒他伸出手,直接将她手中的手机抽走。
  
  叶揽希见状,回头看向他。
  
  “做噩梦了?”赫司尧凑上去在她耳边低声反问,似是刚睡醒,他的声音沙哑而充满磁性。
  
  看着他清隽冷峻的脸,又对上他宛若大海般深沉的眸,片刻后,叶揽希还是点了点头,“嗯……”
  
  “梦见什么了?”
  
  “梦见他们出事了,受伤……”叶揽希低声呢喃。
  
  望着她白皙的脸,赫司尧最后无奈地失笑,“我还以为你真的刀枪不入,看来,你也知道担心,害怕。”
  
  “他们是我拼命生下来的,是我的软肋,也是我的铠甲,我怎么可能不担心,不害怕……”
  
  “那送他们走的时候,你还表现得那么坚决。”
  
  “那是两码事,我总不能因为自己的私心就把他们绑在身边一辈子吧?”叶揽希反问。
  
  “所以,爱是成全,是放手?”赫司尧调侃。
  
  叶揽希闻声,没忍住笑出了声音,本就长相惊艳的她,眉眼间带着一抹若有似无的慵懒,她勾起的唇角,只觉得她整个人在清晨的阳光下明艳得不可方物。
  
  望着她,赫司尧渐渐收起了戏谑,“笑了?”
  
  看着他,叶揽希逐渐收起了笑容。
  
  “好了,梦是梦,不要跟现实混为一谈。”赫司尧低声说道。
  
  叶揽希深深的呼吸了下,“可我还是觉得有些奇怪……”
  
  知道叶揽希的性子,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,不亲眼见到是绝对不会放心的。
  
  想到这里,漆黑的眸流转了一下,他点点头,“好,那就问问。”
  
  “怎么问?电话都打不通。”叶揽希呢喃。
  
  赫司尧没说话,直接掏出叶揽希的手机,随即在上面找到一个号码拨了出去。
  
  叶揽希抬眸一看,在看到姜桃的电话时,漂亮的双眸瞬间亮了起来。
  
  “对哦,还有姜桃,我怎么把她给忘了?”叶揽希问。
  
  “关心则乱。”说着,赫司尧直接把手机重新放回了叶揽希的手上。
  
  别有深意地望了赫司尧一眼,叶揽希没再说什么,而是把注意力放在了手机上。
  
  手机拨出的几秒后,那头传来了声音。
  
  “喂。”
  
  “是我姜桃。”叶揽希开口。本.站随时,.关,.閉,,請,.下.载,番,茄.小,.說.a.p,p.,.我们,.提供,免,.费,閱,读。.内.容,.实.時,更.新,無.廣,告.。.下.載,地.址,:.https://www.mianfeizhuishu.com/jrjhm

  “我知道是你,怎么了,这个点给我打电话,想我了?”姜桃直接问。
  
  不知为何,听着她调侃的语气,叶揽希心中的恐慌也逐渐减少了,握着手机,并未直接切入重点,而是开口,“对啊,想你了。”
  
  那边的姜桃愣了几秒,“不是,你打电话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?”
  
  “不是。”叶揽希直接否认。
  
  “那你……”
  
  “我的事情,你没听说吗?”叶揽希反问。
  
  “你的事情?什么事情?”姜桃问。
  
  “大宝二宝没跟你说?”
  
  那边有那么几秒的沉默,姜桃开口,“他们在基地训练呢,我又不是主教练,哪能天天见到他们。”
  
  听到他们在训练的事情,叶揽希心底又逐渐放下心来。
  
  “到底什么事情啊?”姜桃问。
  
  “也没什么,就是我昨天跟赫司尧……领证了。”叶揽希说。
  
  “你说什么???”姜桃愣住。
  
  “怎么了,大惊小怪的?”
  
  “不是,婚礼都还没办,你着什么急?”姜桃问。
  
  “迟早的事情嘛~”
  
  “什么迟早的事情,你没听说吗,男人得到就不那么珍惜了,你说你急什么?万一这一领证,赫司尧又觉得你是他的掌中之物了,又恢复了之前的秉性怎么办?”电话那头的姜桃激动地反问。
  
  姜桃的声音不算小,这个距离,赫司尧足以将每个字都认认真真地听到了。
  
  “我跟你说啊……”本.站随时,.关,.閉,,請,.下.载,番,茄.小,.說.a.p,p.,.我们,.提供,免,.费,閱,读。.内.容,.实.時,更.新,無.廣,告.。.下.載,地.址,:.https://www.mianfeizhuishu.com/jrjhm
  
  “看来你是打算跟唐夜谈恋爱一辈子了啊?”赫司尧忽然开口。
  
  他虽然没有拿着手机,但是电话那头的姜桃,也听了一个一清二楚。
  
  微愣了片刻,姜桃忽然压低了声音,“赫司尧在你身边呢?”
  
  “……嗯。”叶揽希应了声。
  
  姜桃,“……早说啊。”
  
  “怎么,你还怕他啊?”
  
  “怕是不怕的,就多少有些尴尬嘛。”姜桃低声呢喃。
  
  叶揽希笑了笑,“姜桃。”
  
  “嗯?”
  
  “给你传授一下经验。”
  
  “什么经验?”
  
  “谈恋爱的经验。”叶揽希说。
  
  “不是吧,你还给我传授经验?你这一辈子,半辈子都搭赫司尧身上了,你有什么经验?”姜桃问。
  
  叶揽希则是不理会她说了什么,而是低声说道,“关于谁是谁的掌中之物这个事情,我还是要告诉你,你觉得我是他的掌中之物,可我觉得,他是我的,谁吃谁,本身就不是靠男女来定论的。”
  
  姜桃闻声,微愣了下。
  
  “我劝你,对唐夜也是如此。”她说。
  
  姜桃听到后,半晌后才慢悠悠地开口,“……我倒是觉得,是唐夜吃了亏。”
  
  “在我这里,我又何尝不是这么觉得的?”叶揽希反问。
  
  姜桃笑了,“也是,大概是你之前被抛弃的形象太过于深入人心了,我总觉得你是弱势的那一方,但我忘记了,你可是追影,那个多少人都望尘莫及的顶级黑客。”
  
  对于这个评论,叶揽希还是十分满意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