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追书 > 都市小说 > 蛇骨阴香 > 第330章 噩梦

第330章 噩梦

  

唐言蹊被胡云玺带回京都调养身体去了,等过几天胡云玺来沉水村,我再好好跟他商量一下这件事情。


我拉着鹿唯心的手关心道:“堂姐,小叔留给你的东西,你吸收得顺利吗?”


鹿唯心回道:“还算顺利。”


“小叔出生没多久就被乔家抱走,虽然一直坚守本心,但他制香炼香的手法,到底是基于乔家阴香的,路子难免野了一点,堂姐你吸收的时候一定要小心。”


我想了想,决定道:“你陪我回沉水村住一段时间吧,借助《地藏莲华经》好好修炼心法,有助于你坚定心性。”


“蓁蓁,不用担心我,我能辨是非,不好的东西我不会吸收的。”鹿唯心说道,“同心堂的环境更有助于我修炼,我在这再待一段时间就回去。”


我很不安,很怕鹿唯心再出什么事儿。


那一刻,我甚至动了要把同心堂里所有古董全都搬去沉水村的念头。


可同心堂是冯大志祖上留下来的产业,无论是祖上传下来的,还是他用心淘来的古董,都是同心堂的镇店之宝。


我不能因为一己之私而强迫冯大志关门大吉吧?


鹿唯心笑道:“蓁蓁,对我有点信心好吗?再者,四月初八香娘娘的诞辰,我肯定是要回去参加祭祀活动的。”


我便与鹿唯心敲定,我们四月初七见。


回到沉水村,我们稍作休整之后,柳书翊和柳大力便过来跟我汇报工作。


柳大力说道:“这几天我们的人一直盯着八塘镇那边,暂时没有发现任何人出入八塘镇地界,周遭安静得可怕。”


柳书翊也说道:“我亲自去寻史垒、钟济川等人,也毫无线索,他们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。”


“不,他们应该还在祭台周边。”我叮嘱道,“大力,八塘镇那边加派人手,最近柳易可能会往八塘镇来,见到他立刻传消息回来,不要正面硬杠。”


“柳易也要来?”柳大力顿时谨慎道,“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
柳大力领命出去,柳书翊留下来,跟我聊了聊四月初八祭祀的事情,等都谈完了,柳书翊准备离开,我张口叫住了他。


“书翊。”我犹豫了一下,还是决定问道,“柳璟琛的伤严重到什么程度了?你知道的,对不对?”


柳书翊情绪一向稳定,但那天他来给我把脉,差点绷不住都要哭了,当时我还误会他是因为没把出我的脉象而心态崩了。


现在想来,那天柳璟琛是先跟他谈了之后,才来找我的。


柳书翊又是医术精湛的医者,所以,他是眼下除了柳璟琛之外,最了解他伤情的人了。


“三哥受了很重的伤。”柳书翊说道,“就算在长白山那样灵气充足的环境里休养,至少也得小半年时间才能恢复。”


我以审视的眼神盯着柳书翊,柳书翊也看着我,眼神坚定,看起来倒不像是在敷衍我。


但他的回答跟柳璟琛的高度重合,也有一种可能,就是他们统一过口径了。


我知道我再继续问下去,也没办法从柳书翊嘴里问出想要的回答,只能让他先离开。


夜深了,洗漱之后,我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的却怎么也睡不着。


明明以前柳璟琛很忙,经常我睡着了他才回来,时常还不在,我很独立的一个人,现在却莫名觉得这张床有些空。


关了灯躺在黑暗中,我满脑子都是柳璟琛的身影。


他的伤势现在怎么样了?冰魔兽真的被他彻底压制住了吗?


当初他选择与冰魔兽融合,到底是对是错?


不,无论对错,冰魔兽对于柳璟琛来说都是一个定时炸弹,依附于它不是长久之计。


我得快点找到肉白骨、活死人的制香方子,我得帮助柳璟琛的蛇骨长出血肉来,彻底摆脱掉冰魔兽的干扰。


接下来两天,我一直忙于祭祀的事情,有空就翻《阴香香引谱》。


虽然这上半部《阴香香引谱》里没有记录肉白骨、活死人的制香方子,但我相信,鹿家阴香一脉相承,制香的原理都是融会贯通的。


或许我可以从不同的阴香之间找到某个共通点,有一天我也能制出能够满足自己需求的阴香来。


四月初六晚上,我跟柳书翊又对了一遍祭祀流程,确保万无一失之后,我才松了一口气。


想着第二天一早我还要检查祭祀场地、各项祭祀用品等等,事情又多又杂,需要保持良好的精气神,我就点了一根安神香,十点多就上床睡着了。


一开始我睡得很踏实,可是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忽然就开始做梦。


梦里面,我被一双寒森森的手从后面抱着。


他抱得我很紧很紧,我能感受到他的鼻息喷洒在我的后背上,也是冰冷冰冷的。


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檀香味儿,他在我背后,用力吸吮着,我不确定他是在吸吮空气中的檀香味,还是我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。


总之那种近乎变态的姿势让我浑身像是长了刺一般,拼尽全力想要将他甩开。


可是这一动,我才发现自己是躺着的,我是压在那人身上的,那人的身体没有质感,给我的唯一感触就是又冰又寒。


我张嘴想质问他是谁,可是怎么也发不出声音。


我只感觉自己的体温在急速下降,意识也越来越混沌。


这个梦持续了至少两三个小时,等我猛地从梦中惊醒,已经快凌晨四点了。


我大口大口地喘气,两只手环抱住自己,阳历五月底了,我却冷得直打哆嗦。


而且我之前视线相当好,即便是在黑夜中,也能看清很远地方的东西,可是这会儿我伸手去摸灯,手是抖的,摸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将灯打开。


灯亮起的那一刻,我的视线模糊得连自己的手都看不清。


好一会儿我才缓过来。


这是怎么回事?


只是做了一个噩梦,我的身体状态怎么急转直下,感觉在梦里被人吸了大量精血了似的?


就在这时候,门被敲响了。


鹿唯心在外面说道:“蓁蓁,我看你灯亮着,刚才还惊叫了一声,是做噩梦了吗?我能进来吗?”


我赶紧说道:“堂姐你回来啦?快进来陪陪我。”


鹿唯心穿过门缝飘进来之后,两脚才落了地,大步走到床边来。


她一眼扫过我的眉心,惊愕道:“蓁蓁,你眉心的莲花印记颜色怎么变得这么淡了?”